毕竟是我爱的人,我能够怪你什么

远大前程

因为我们本该在那里

Nightingale:


*rps预警

*本文【无cp向】是【直男纯友情向】

*随便写写几个我喜欢的小青年的友谊

*说一句跑题的话:我坚信在华语影视的未来这几个小青年一定会大放异彩,同时我坚信,这并不是我的一厢情愿,他们值得。









—————————————————








1.


刘昊然在认识董子健之前,不太喜欢他。


不管是从“董子健”这三个字来看,还是从他所看不多的对方的作品来看,在他潜意识里董子健都该是那种循规蹈矩、乖巧讨喜、忽如一夜春风来的人。


而刘昊然不喜欢这种人。


吴磊曾经一边抖着腿一边跟刘昊然挤进竞技场排名,在一波三折的“only~~you~~”的bgm中领悟了好友的择友观:你丫直接说你喜欢热辣奔放的不就完了——哎,不对啊,你不能把对妹子那套放男的身上啊,毕竟谁也没36D的胸不是。


刘昊然蹭蹭蹭把技能树全点了就将对方摁地上胖揍,忍无可忍,“闭嘴!”


不过等刘昊然意识到“董子健”这三个字不仅仅意味着“循规蹈矩乖巧讨喜忽如一夜春风来”的时候,也已为时已晚,大势已去。


那天他去拍个杂志,上楼进棚之前在拐角看到个人一晃而过,戴鸭舌帽,穿休闲裤,个子不高。他觉得这人似乎认识又似乎不认识,不过刘昊然一向是个不习惯“模糊”这个字眼的人,于是立时就在脑内用“我的好友”和“吴磊的仇人”两组关键词分别搜索了一下,然后就收到了来自他大脑的红字警告——404 NotFound。


刘昊然在刺眼的灯光下一边听从摄影师的建议松了领带一边纳闷——不应该啊,我这交集并集都求过了,怎么还能是零集?


这时候摄影师“咔嚓”一声按下快门,“对!就这个表情!保持这个状态我们继续!”


刘昊然闻言不动声色地转了个角度,让自己看上去更游刃有余得心应手一点。他努力回忆了一下老师在课堂上的尊尊教诲——如果一个集合题目的结果和题干相悖是什么原因?


是定义域错了呀!


刘昊然维持着一个卷袖子的动作醍醐灌顶,好像顿悟大道三千,仿佛下一秒就可以就地飞升。


摄影师简直要跳起来:“太棒了!太棒了!我们再来一组!”


刘昊然在一片闪光灯和朦胧烟雾中后知后觉地想,哦,原来那个人有可能就是他传说中的师哥。


中途休息的时候他一边和吴磊微信语音侃大山一边让助理去看看董子健还在不在,还在的话他得去打个招呼。


结果助理还没打听回来呢,他就先遇到了董子健。


刘昊然从卫生间出来,刚把擦完手的纸巾扔进墙角的垃圾桶就看董子健和另外一个人站在烟气缭绕的窗前谈话,站姿随意,表情严肃,双方似乎就某一问题并不能达成一致且都没有退让的想法。


他犹豫了一下觉得自己陡然插进去不太合适,还是下次再找个机会正式认识一下比较好。就在他准备提脚走人的时候,就看董子健呲啦一下拉开窗户,话锋一转:“不过在这之前您能先别在我面前抽烟吗,毕竟二甲基亚硝胺致癌性极高而喹啉在副流烟中的含量约为1800毫克是主流烟的11倍。”


神态放松,语气和蔼,态度逼人。总而言之就是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完美的一塌糊涂。


对方一愣,堆积的烟灰忘了抖,那段松软烫手的粉末灰扑扑从他食指和中指间落到他鞋面上,落下难看的印记,一时飞灰烟灭,迷了人的眼。


刘昊然也一愣,他在心里吹了声口哨,想:哇,酷。




2.


日后刘昊然一边和吴磊组队刷boss的时候一边和他聊过这段,说他和我想象中的似乎不完全一样。吴磊说你简直就像小男生怀春,是不是陷入了爱情。


刘昊然专注地看着屏幕,双手在键盘上敲出一套十分漂亮的连招,说哪能啊,我的心里只有你。


吴磊瞅准时机从一直藏匿的岩石后跳出来给boss来了致命的一击,抢在刘昊然之前把该拾的装备材料全扔到了自己兜里,再巡视一圈觉得没有什么遗漏了这才捏着嗓子怪叫:日天哥哥!撒浪嘿!


刘昊然:靠。


吴磊一向是个交际广泛的人,不过他和董子健还真没什么交集,倒是经常在刘昊然嘴里听对方提到“小董”。


他热爱演戏,也热爱打游戏,甚至曾经一度后者超过前者,他想,要不我就退出娱乐圈专职做一名代练从此走向土豪之路拉倒了,土就土点吧,还能要命了不成。


一样热爱演戏也热爱打游戏的同道刘姓中人问:“你这么出息怎么不去当职业呢,做什么代练啊,掉不掉价。”


吴磊在对方满满的零食袋子里挑挑拣拣,最后还给人三分之一袋,说:“你懂个屁,当职业有能成天泡在竞技场爽吗,乘风破浪济沧海的情怀被你吃了?!”


刘昊然很不屑地嗤笑一声,“那可不,你看着那屏幕的眼神比你看比基尼美女还要深情,就差弄个502胶涂一涂再密密缝唯恐迟迟归了。”


吴磊正义凛然,“你别瞎说,我可不是大胸控,我只爱自己能掌握的。”


这倒是句大实话,他喜欢凡事在自己掌控之中,就算要挑战什么也得他心里有个底了才会有所动作——直到他无意中机缘巧合地看了董子健的一部作品。


他自小在娱乐圈摸爬滚打,自认被无数人真心也好假意也罢地夸过无数遍“这孩子真有灵气”。他从不靠“灵气”二字吃饭,拼着一身这个年纪骨子里带出来的才和傲在新生代里占得一席之地,说没一点骄傲那是不可能的,但这种骄傲会时不时地拧成一鞭子抽在他这个放缓了旋转速度的陀螺上——刘昊然说没事儿,我这人最爱管闲事了,哪怕你说你是块木头我也能给你雕成朵花儿,多好啊,最美不过夕阳红呢,你怕啥。


他那晚缩在沙发里捧着一大袋薯片和一盒酸奶看电视上放的董子健演的意识流文艺片。他本来是想瞄一两眼就去继续他的电子竞技事业,结果一不小心看到了最后,看得他薯片没怎么动酸奶还剩半盒。


他坐那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给刘昊然打电话,对方下了戏才刚睡着,累的睁着眼睛都能眯着,说你有事快说没事我砍死你。


吴磊看着酸奶那标着鲜明刻度的外壳发愣,说昊然啊,假设我能活八十岁那我现在也快差不多四分之一下来了吧。


刘昊然手机要掉不掉地搁脸颊上,正觉着塔希提岛温润的海风迎面拂来,快活得像沙滩上四仰八叉横行天下的寄居蟹,一听这话立刻被吓得半死,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来,捏着手机道:“来,你有话好好说,有什么事别想不开啊磊啊。”


吴磊在那边翻个白眼,一边叼着吸管咕噜咕噜一边摁了遥控器上的回放键,说:“没事儿,我就算算你还有多久才能给我跳个俏夕阳——另外下周别忘了你还欠我顿饭呢,我要吃七营胡同那儿的竹筒饭。行了,就这样吧,你接着睡。”


他把酸奶吸溜了个光,然后沿着外包装上的刻度线把盒子捏扁了扔进了垃圾桶。回房里把看烂了的剧本又翻出来,旁边的电视机里还在放工业气息浓厚的银幕画面。


他想,橘子很甜,结局还远,羊肉泡馍寺庙方圆都可以成为他的故事。刘昊然说的对,最美不过夕阳红呢,大不了和他一块儿拎着对扇子站小区门口广场上扭腰摆胯也能是诗与远方,我怕啥。




3.


董子健其实是先认识的刘昊然,再知道他是他的师弟的。


这顺序颠倒的相识似乎就注定了中戏那点什么师哥师弟文艺气息浓厚的传统到他们这儿就跟喂了狗一样。


刘昊然语重心长道:小董啊,你这种思想很危险,是不是怕成为被后浪拍死的前浪,不要紧不要紧,青山绿水再相会嘛。


董子健眼疾手快抢了最后一块牛排,轻描淡写突破重围:昊然,不是哥说你,你看看你这气质过分干净,心思过分中二,情怀过分烂漫,连喝的茶都是金骏眉,小孩子,该学着的地方就得多学学,大人说的话要听,乖,啊。


刘昊然撇撇嘴,以往他熬夜解数学题,现在他熬夜拍戏看剧本,不过不管是以往还是现在都从来不喝咖啡,一般都喝茶,茶里喝的最多的就是苦不啦叽老头子口味的金骏眉。


他坐在剧组小板凳上打着手机电筒画下的几何辅助线和他拍戏时被夜灯刺的通红的眼睛都好像他曾经练过的毛笔字那渗出来的墨汁一样,涩的吊诡,直往骨头缝里钻,长年累月下来也浸染成了一股子不动声色的泼辣劲儿。


几个人一桌子菜快吃完了,只剩刘昊然跟董子健还在分刮最后的辣粉条儿。其他人说没意思就不能这样干坐着吧,当八仙献寿呢。于是有人提议说那等会儿唱歌去,南腔北调大家都习惯了也不怕丢人,遛一个瞧瞧。


到了地方后果然一波接一波地起哄,刘昊然就只好拿着个话筒往那一戳,他往往在这种时刻就莫名想念吴磊,反正都是荒腔走板,俩人勾肩搭背也能在旁人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背景音中倔强的把最后一个转音唱完。


他记得有一次也是一群人轰地往那一围,吴磊被拱得没办法,说今儿是国庆节,那我就唱一首月亮代表我的心吧。


刘昊然虽然没搞懂这其中的因果关系但还是第一个鼓掌叫好。因为他知道,只要吴磊唱了,接下来应该就没他什么事了。


果然,在“你问我爱你有几分”的尾音彻底破掉的同时室内的气氛达到了高潮,刘昊然笑倒在沙发上,吴磊就穿越累累的人群和曲折的光线悲愤地看着他,嘴里唱:“我的情也真,我的爱也真。”刘昊然手里举着一次性的荧光棒在摇摆的人群中大声跟着喊:“月亮代表我的心。”


——祖国母亲会永远记得你的。


而这时候刘昊然没了吴磊这个天然肉盾只好拿他师哥开刀,说小董还没唱呢!你们这顺序可不能倒了我们中戏这讲究着呢。


董子健歪头半张着嘴,看口型依稀是个“呵”,一副软硬不吃油盐不进的样,说师弟啊,你就这么孝敬你师哥的?看你一副年轻风华的样实则各种不兼容,红旗下不认你这个五好青年,打回去重练。


刘昊然背陷在软皮沙发里,岿然不动,只微笑道:“我对师哥见性至诚,念念回首,处处灵山。”


董子健想,这孩子,算我倒霉。


他第一眼看到刘昊然的时候就知道这是一个可以用“凛冽”来形容的人,他不过二十岁,周围朋友也多是像吴磊一般年纪的人——这堆人也是人才济济,明明白白地老天爷赏饭吃,就算命里犯得千疮百孔,还是无懈可击。


他说,这叫什么,这叫少年郎。


本来行里人聚餐天南地北什么都聊,就是少拿自己人开涮。后来那天晚上喝高了,有人没眼色地扯着董子健问,你预备啥时候拿个影帝啊。


刘昊然没喝酒,乖乖喝他的橙汁儿,本来准备给他师哥挡一下,这时候就看本来醉的不行的小董笑了一下,说我哪知道,随缘呗。


刘昊然叹口气,想,月亮代表我的心了。




4.


曾经有人问董子健,你最开心的一瞬间是什么时候。他说,是金马落选的时候。


有人喷他,你说说你这不是装逼是什么?董子健笑,装逼得是刘昊然那种自带“我是你爸爸”气场的,我这顶多算你爷爷,哪是装逼。


他们站在这个时代即将来临的风口浪尖上,好像站在一个舞台中央,上面装满了春天。


曾经有个孩子,别人在玩弹珠斗纸片的时候,他在拍戏。别人看他演的电视剧的时候,他还在拍戏。他想,游戏也可以说很好玩,但还是“戏”这个字眼称得上爱。


有个少年,18岁生日那天在剧组过生日,他剧里的角色明烈晃晃,生日蛋糕五花八门颜色绚烂,像极一场伟大冒险的序幕。他尝一口蛋糕,甜的。


还有个小青年,在落选影帝那一刻感到幸福,乍一看有些神神叨叨,但事实就是如此——在没有达到顶峰之前,一切犹是远大前程。


他们都想站在最绚烂的舞台上。
都想获得前人曾获得的荣誉。
都想击败每一个堪称棋逢对手的劲敌。
都想登顶只容一人的最耀眼的巅峰。


如果有人问他们为什么,他们会说:


“因为我本就该在那儿。”







end







评论
热度(265)
  1. 八宝甜饭Nightingale 转载了此文字

© karen. Swift.Grang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