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是我爱的人,我能够怪你什么

吴狗剩儿与张加帅那档子事(乡村爱情之青春纪实 )

卧槽要笑疯了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半夜感觉要被我妈咋房门了

老攻A:

名字还没想好用哪个orz


#1
吴世勋这小孩从小没别的能耐,拉拢人心倒是一把好手。村里同龄小孩如朴大牙,边小花,金小刀,金小黑之流都愿意带他玩,几个孩崽子凑一起满脑子都是想怎么玩出花来。七八岁狗都嫌的年龄里,这几个孩子今天掏老李家鸡蛋,明天拿老吴家院子里的大葱,被院子主人拿着扫把骂骂咧咧追出十八条街还能笑嘻嘻的。

一年年就这么从村头跑到村尾,终于到了吴世勋该上学的时候。他爹吴老狗思来想去把他送进了村儿里唯一那个小学。
那时候孩子少,管的也不严,年纪差不多的都被扔在同一年级上课,整个学校一共就那么几个老师,一个老师身兼数职,教吴世勋那个李老师负责了一年级和三年级学生的所有课程,必要的时候还要客串一下校长小秘书。
吴世勋打第一天上课就提不起精神,一年下来磕磕绊绊差点留级。李老师一提起他就摇头:长得这么好看的娃,可惜了可惜了。
多次谈话无果,也有点对他放任自流了,心想着,农村孩子认识字儿就成了,不再对他做高要求。
兼职给学校烧锅炉的校长有时候会找李老师唠嗑:你们一年级那个吴世勋,昨天上课点又跑我那抠煤块去了。李老师也无奈:那孩子太皮,管不住。他要是像三年级那个张加帅多好,省心。那孩子长得好看又会念书,以后一定有出息。

吴世勋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开始时兴嘎拉哈那些个小东西,他对别的没多大兴趣,倒是对玻璃球情有独钟,攒了钱买了俩七彩玻璃球拿在手里光看就乐了很久。他是真的喜欢这透亮的小宝贝,但他没钱买更多,就只能靠弹玻璃球赢别人的。大概是他命里带玻璃球,弹起来异常顺手,同班大牙小花的玻璃球全被他赢了过来,一时间风头无两,被冠以“玻璃球小大王”的美称。但吴世勋渐渐发现大牙小花心灰意冷都不再买玻璃球了,这让他很伤心:你们没玻璃球我跟谁玩?我怎么赢?吴世勋年纪虽小但EQ还是极高的,为了生命安全他后半句没问出口。大牙白了他一眼:买了最后还不是都输给你了。不玩了。
吴世勋小小年纪头一次体会到了独孤求败的滋味。 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
但人生并不是因为玻璃球弹得好就能一帆风顺的。
专注弹了一年玻璃球的吴世勋小学二年级的升级考试得了两个大鸭蛋。
他爹吴老狗看了卷子上血红的零红了眼,抽出裤腰带就要抽他,好在吴世勋体育成绩达标,还没等他爹抽出来就脚底抹油跑出二里地,等他爹气消了才敢回家。
他爹苦口婆心:狗剩儿啊,你看人村头张老三家的帅娃子,回回功课第一,你看看你,有没有点出息?天天就知道弹玻璃球,弹弹弹,你能弹出个球啊!
吴世勋抽着鼻涕,对他老爹翻白眼。他爹一个耳刮子过去:我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个小白眼狼。
后来他爹也不抽裤腰带了,他是看出来了,吴世勋跑得比他抽的快,干脆就直接上手抽他耳刮子。一边抽一遍叨咕张加帅有多好。
吴世勋内心恨意四起:你怎么不去认那个张加帅当儿子啊。
每被抽一次,吴世勋对张加帅的恨意就多一分。
掰着手指头数到被他爹刮了第四十九次耳刮子的时候,吴世勋坐不住了,他觉得自己已经算是经历了七七四十九难的男子汉了,是时候跟那个张加帅决战紫禁之颠了。
吴世勋拿出他珍藏的五彩玻璃球,召集了朴大牙边小花和金小刀,站在他家院子里草垛上悲壮的宣布:我要去村头教训一下那个张加帅。你们谁愿意跟我一起去我就把这些玻璃球分给谁。
那三小孩看着他手里的玻璃球咽了咽口水说:那本来就是我们的。
吴世勋面色羞赧:那我把我的荣誉称号让你们,你们愿意跟我去吗?
三人异口同声:不愿意。
吴世勋气得差点从草垛上摔下来:你们这些一点没义气的家伙。亏了你们不是头几年生,不然肯定都是革命的叛徒。

然后吴世勋自认为很帅气的一挥手:那我自己去。如果我战死沙场,这些玻璃球你们就平分了吧。
牙花刀三人眼泪汪汪:去吧。你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嘤嘤嘤。
吴世勋独自一人去了村头,翻墙进了张老三家。脚刚着地,就被拴在他家院子里的黑背盯上了。
“别叫。不然我咬你。 ”
黑背:妈的。智障。
然后就欢快的叫了起来。吴世勋瞬间就慌了:你个死狗听不懂人话是不是?
黑背一个用力跳起就要咬他,吴世勋躲闪不及,被结结实实咬了一口,吴世勋猛然想起隔壁那个被狗咬完就翘辫子了的傻子,当即吓得坐地上开哭:我才刚玩了没几年玻璃球我还没称霸我们村我不想死呜呜呜。
这时候张加帅闻声而来,见他哭的跟二傻子似的就关切地问:“恁是谁?恁咋的了?
“我被你家狗咬了。完了。要死了。”
说完仰着脖子嚎得更起劲了。
张加帅被他这动静震得耳朵都要失聪,虽然他完全不知道这个从天而降的傻小子是谁,但他这模样着实可怜,让他忍不下心来责骂他私闯民宅了。吴世勋一把鼻涕一把泪。好不凄惨。得亏张加帅比他多活了几年,还有点常识,赶紧安慰他:不会死的不会死的,来,我带你去卫生所打一针就好了。 ”
谁知吴世勋嚎得更大声了:“我不要打屁针呜呜呜呜啊啊啊啊……”


他眼泪鼻涕流了一脸,给张加帅看的这个糟心:长得这么好看,可惜是个傻子。




—————合并大法好——————


#2


张加帅是一路蒿着吴世勋衣领给他带到村里卫生所的。当时金瑞拉正坐在卫生所窗户边嗑瓜子,打老远就瞧见一个揪着另一个的领子,还以为是哪家孩子被欺负了,赶紧就出门迎了上去,等看清被揪着的是吴世勋之后有点惊讶:这不吴老狗家狗剩儿吗?这小兔崽子去年挖了郑老六的土豆,掰了金大茄家苞米,都被我抓个正着,当时这小魔头被他俩合着训了一顿愣是一滴眼泪没掉,今儿这是怎么了哭成这泪包样儿?


“加帅你打他了?”金瑞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吴世勋一见金瑞拉就开始认错:“姨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挖郑叔家土豆了!”张加帅赶紧解释“姨,这人被我家狗咬了。”然后悄悄补了一句“他好像有点傻。”


 金瑞拉一听赶紧让他俩进了屋,检查了一下吴世勋伤口,咬痕并不深,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要给他打狂犬疫苗。吴世勋看金瑞拉拿了针筒跟药出来又开始扯脖子嚎:“不要!我不要!我把苞米赔给你!你别想拿这个弄死我!”


金瑞拉一点没搭理他,一把褪下他的裤子,露出白花花的下半身,吴世勋内心崩溃:啊啊啊啊啊啊我走光了啊啊啊啊啊啊啊然后就在金瑞拉怀里死命挣扎。张加帅站在一边看的直不好意思,赶紧扭过头。金瑞拉一只手压不住吴世勋,就张罗:“加帅你帮我按住他。”张加帅只得听话的靠近,红着脸按着他的大腿方便金瑞拉扎针。针管扎进了吴世勋大腿根的一瞬间张加帅觉得自己手里像是一条一个劲的往外扑腾的鱼。


终于扎完了。吴世勋嚎得差点要背过气去,一张小脸已经哭花了。此时的吴世勋内心是绝望的。自己顶天立地活了快十年第一次哭成这傻逼样,还都是丢在了一个本应是自己仇人的眼前,这辈子的人都丢光了。


张加帅好心去帮他提裤子,吴世勋别别扭扭的不想让他碰自己。金瑞拉看他这样忍不住敲了一下他脑壳儿:“小魔头,人家带你来打针救你一命你还这态度。”吴世勋支支吾吾说不出话,脸上眼泪还没擦干净就提了裤子往外走。张加帅谢过金瑞拉就跟上去了,生怕这个“傻”小子会干出什么离谱的事。


金瑞拉倚在门框上看着一瘸一拐走远的吴世勋自言自语:“真是提裤子就不认人啊。啧啧。”然后又盯着张加帅看了一会“这小兔崽子以后有人治了。”笑笑就转身回屋了。


 


  往回走的时候,张加帅忍不住又问他:“你到底是谁啊,进我家是想干啥?”


吴世勋这时候才认真打量了一下这个张加帅。嗯,是挺帅的。 但他吴世勋才不是什么肤浅的人,并不会因为他帅就心无芥蒂,心想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被狗咬哭成傻逼又被他看光了下半身,都是他害的。于是不说话,瞪了他一眼“你这个害人精。”


  张加帅听他这话,眨巴着眼睛,一脸无辜,“我啥也没干呀。”


吴世勋涨红了脸,本来自己就不占理,这下更没什么好说的了,只有耍赖撒泼:反正都是你害的。好在吴世勋家离卫生所很近,都是在村尾,他一撒蹄子就跑回了自己家院子,还把大门给锁上了。


张加帅觉得委屈,踢着石子儿就回村头自己家了。




第二天一大早吴世勋又跑到村头晃悠了。


张加帅正要出门去小卖部,看见他有点惊讶:“你怎么又来了?”


“我又不是来找你的。”吴世勋死不承认,张加帅也不在意,转身就要走。


吴世勋见他要走一下子着急了,“你先别走,我想起来有事跟你说。”


张加帅转头看他,吴世勋说:“你把裤子脱了给我看看。咱俩就扯平了。”


 张加帅一脸懵逼:你说啥?


“你昨天都看了我的了!凭啥我要被你看!我要看回来!不然你别想走!”吴世勋现在就是小学生的单纯简单复仇脑回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我丢过的人也要让你丢一次。


张加帅很尴尬:不行不行。


吴世勋死气白咧就要上手拽他裤子,张加帅毫无防备,条件反射往后一躲,结果不小心被脚下石子儿绊倒在地,吴世勋就势把人按住,手一拉,把他裤子拽下一半,露出半个白屁股来。吴世勋猛地红了脸,这白的……怎么感觉自己像是扒了个小姑娘呢。终于意识到自己有些过分,手足无措的站起身,发现张加帅被他弄的捂着眼睛肩膀一抽一抽像是哭了。“你别哭别哭……”“你干啥要扒我裤子。”张加帅哭有一半是因为脑袋磕地上疼的,另一半是委屈的。“咱俩扯平了扯平了。”吴世勋说着一边给他把裤子提上去一边往四周一扫,生怕被人看见这个场景。


可天不遂人意,只见牙花刀三个人一人手里一个冰棒站在不远处呈僵直状态。


“你们怎么在这。”


“你爹说你来村头了,我们是来找你要玻璃球的。”朴大牙解释道。


金小刀看着还坐在地上的张加帅突然大吼一声:你把他弄哭了!你竟然扒他裤子!


边小花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俺娘说不能随便扒人裤子的!除非是对象!


朴大牙:俺娘也说过诶。不过对象是啥?


边小花:就是媳妇儿!


朴大牙:哦。


金小刀一脸正色问吴世勋:你要娶他吗?


吴世勋:他是男的啊。


朴大牙:男的咋的了?你瞧不起男的啊?


吴世勋一下子无言以对,遇到了他十年以来的第一个人生难题。他隐隐觉得这个问题的解决将会影响他后五十年的人生轨迹。


张加帅用小手抹着脸上的泪,还用一双湿漉漉啜着泪花的眼睛看着他,把吴世勋看的小心脏扑通扑通跳到快一百八十迈,还以为自己心脏出了什么毛病,后来吴世勋有了点文化之后才知道,这他妈叫怦然心动小鹿乱撞,不过当时文化水平只有小学二年级的他没意识到这个问题,只觉得心里激动,支支吾吾从兜里掏出最喜欢的那颗大大的七彩玻璃球放在他手里:这个送你,别哭了,张加帅看了玻璃球还真挺高兴的,他一直都想玩玩,但家里没那个闲钱买,一直以来只有看别人玩的份儿,张加帅把玻璃球拿在手里端详了一会,瞪着大眼睛问他:这个要怎么玩。一提玩玻璃球吴世勋劲就上来了,赶紧手把手给他演示玩法,那三个孩子也来了兴致,你一言我一语的给他讲规拒,一股脑将前两分钟的不快就全都扔在脑后。


直玩到天都黑了,看不清地上究竟是玻璃球还是石子儿才停下来,大牙小花跟小刀先走了,就剩张加帅跟吴世勋,张加帅把玻璃球又都还给了他,吴世勋有点慌:你还生气啊?张加帅赶紧解释:没有没有,我就是觉得拿你东西不太好,你今天带我玩我已经很开心了,吴世勋这时候对张加帅的印象已经完全改变了,觉得他又不记仇又好说话,是个难得的好人,但心里又有点别扭,有点害羞,装作不在意的用脚划拉地上的沙粒,小声说:以后你都跟我玩吧。


张加帅没听清:嗯?


再一看吴世勋早就跑没影了,自己手心里还留着他那颗最大的五分钱的玻璃球呢。




二十多年后吴世勋收拾家翻出了个小绒布盒,里的摆着颗玻璃球,往事前尘涌上心头差点没哭出来。他:“还留着呢?


张艺兴看了一眼,笑了: 因为是你送的呀。吴世勋突然把他抱在怀里,说,我觉得我挺对不起你的,这么多年就送过你一个玻璃球。张艺兴倒是不在意,还挺满意的说:那可是五分钱的玻璃球啊。咱那个年代可是笔巨款啊,换算现在四舍五入一个亿呢。吴世勋揉着他的头发笑他:小傻子。下次给你买个钻的玩玩吧。




----


我住村头,君住村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村儿里水。


写完我脑子里就七个字儿。


这他妈是啥玩意。

评论
热度(266)

© karen. Swift.Grang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