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是我爱的人,我能够怪你什么

【亚洲组】武士与忍者

啊,我不能这样,我不能这样,修才十一岁(允悲)

幻想家:

01 关于周二与周四




High Five五人曾经就是否于周二、周四关闭“绿洲”进行过一次投票。


他们像圆桌骑士那样,坐在一张金属制的圆桌周围,进行投票。


很幸运,他们是五个人,所以无论事情多么复杂,投票最终能有个结果。


投票结果是3:2。




显然,有两个赞成票来自帕西法尔和阿尔忒弥斯。


以骑士和女神为网名的两位交换了一个甜蜜的眼神。


“Hey,guys,你们不能因为自己变成了现充,就剥夺我们这些阿宅周二周四打游戏的权利和乐趣!”艾奇忍不住反驳,她现在终于从另一个角度领略到网恋的坏处了,“我要在玩家里发起一个‘OTAKU LIVES MATTER’的活动,告诉你们这些该死的现充,我们——单身宅——有选择在周二周四打游戏的权利!”


“没错!我也要参加的这个活动!”修附议,他有点不稳坐在高脚转椅上,脚甚至够不到地,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不满,他鼓起脸看起来像一个包子,继而他意识到另外一个问题:“大东,你为什么也投了赞成票?”


帕西法尔、阿尔忒弥斯和艾奇的眼神都落到了大东身上,八卦的意味很明显——你什么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地就脱单了?


大东坐在修的旁边,见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自己,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解释道:“我只是觉得现实生活中可能需要我们花上一点时间。尤其是你,修,你马上要开始准备初中入学考试了,需要时间写作业、准备考试,不能每天都打游戏到很晚。”


“没问题的,大东妈妈桑,我才11岁,精力充沛。”


“修小朋友,我提醒你,长期晚睡会长不高的。”


“……”作为五人中唯一一个还有家庭作业的小学生·每次讲话都需要仰望别人·修,选择了沉默。


帕西法尔拍了拍修的头,努力让他接受绿洲会在周二、周四关服的事实:“欢迎来到残酷的大人世界。”






02 高达的另一种救场




由于电视媒体在最后抓捕诺兰时的直播,绿洲的High Five五人组的真人形象早已曝光。


游戏里的玩家纷纷为这五个人建立了Fan Club,于是查看这些Fan Club的人数就成了五人聚会时一种乐趣。




“我简直不敢相信,大东的Fan Club竟然有什么多人!”惊呼来自帕西法尔,他作为High Five的第一人表示不服。


“那是因为大东的高达很炫酷!”修有点得意洋洋地补充。


“看来我也可以考虑入手一个机甲?”帕西法尔摸着下巴思索。


“Seriously?那你千万当心,我记得《Code Guess》里,那台叫做帕西法尔的机甲是出场第一个炮灰的。”艾奇忍不住拆台。


“艾奇,非常感谢你对我的美好祝愿,真的,非常感谢。”


“我觉得大东人气高不仅仅是因为机甲。”艾奇拍拍了帕西法尔的肩,学习着之前帕西法尔的语气让他接受现实:“欢迎来到这个残酷的看脸的真实世界。”


“……”帕西法尔觉得艾奇这是在报复自己提议在周二周四关闭“绿洲”,赤裸裸的报复。


“修的人气也不低呀。”大东笑眯眯地看着修Fan Club成员数慢慢的增长。


修撇了撇嘴,显得有点稚气,“忍者才不需要这么多粉丝。”


High Five中另外四位都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们想到了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绿洲五人组每次上线都会引起玩家粉丝的围观。


别人的玩家粉丝是求合影求签名,而修的粉丝天赋秉异,他们是求抱抱求亲亲求举高高,是抱抱修、亲亲修、把修举高高。


在面对粉丝热情如火的攻势,在最终战对面BOSS触手也无所畏惧的勇敢成熟的修也不禁退了一步。


大东把修拉到自己身后,修扯了扯大东的衣服,“大东我们撤吧,现在的撤退是为了保留革命的火种。”


“……”大东作为一个日本人,可能并不是很能理解修话里的意思,不过既然修这么请求了,那么——


于是,下一秒,在场的所有玩家都亲眼见到了之前只在直播里见到的帅气高达。


元祖高达帅气地飞了起来,帅气地从人群中捞起了黄色的忍者,帅气地带着黄色的忍者,溜之大吉。


只余帅气的身影,留在了各位粉丝的照相机里。


当晚,这个身影刷爆了绿洲里的社交网络。




这是高达的另一高光时刻,也是修无比想用时间橡皮擦擦掉的时刻。


“我也是第一次发现高达的这种用法。”大东忍不住笑了,“还要感谢修你的那些粉丝。”


“我都说了,忍者不需要粉丝!”






03 一个周四下午




如果你问一个普通的小学生,一星期中最讨厌的是哪一天?


得到的答案很有可能是困顿的周一。


但是,对于十一岁里最会游戏的、会打游戏里最年轻的忍者·修而言,一周中最讨厌的时间有两天,那就是绿洲停止运营的周二和周四。




周四的下午,大东定时打开了自己的房门。


门口是一脸写满不开心的背着书包的修。


自从绿洲周二周四关闭运营之后,无所事事的修只能每周这个时间定点来打扰大东。




大东度过这段时间的方式很简单,看电影。


自从修加入之后,就变成了和修一起,看电影。




“熊出没?铁甲小宝?铁臂阿童木?”修一脸不乐意地在大东为他准备的一堆电影里挑挑拣拣,“大东你是不是对我的年龄有误解?”


“我想应该没有,这些电影在小学生群体里很受欢迎。”


“……”小学生修决定跳过大东的小学生品味,从另一侧的影片里选了一部。


“《沉默的羔羊》吗……”大东陷入了沉默,显然记起了跟修一起看《闪灵》时修害怕得用手捂住眼睛的场景,再次确认:“真的要看这个吗?”


“当然啦,お兄さん”




现代沙发的设计不太适合小学生躺着。


而天才的小学生当然会找一个舒服的、适合自己看电影的位置。


例如某位武士的腿上。


武士看着面前多了个毛茸茸的脑袋,忍不住伸手揉了揉阿修的头发。


腿上传来的重量暗示着阿修比之前重了,大东思考着——阿修终于到了长个子的时候吗?




当电影进展到女主角去监狱与食人魔汉尼拔直面时,阿修在轻声叫了一声后还是忍不住抱住了大东垂在一边的手臂,并且有越抱越紧的趋势。


大东忍不住调笑这个明明胆子不大却一定要看惊悚片的小孩。


“你不是说忍者从不拥抱吗?”


“……武士除外啦。”




嘴硬的小鬼。


大东只好把怀里这个嘴硬的小鬼抱得更紧了。 




#一个处于激情犯罪边缘的我,但是亚洲组真的太可爱了>\\<



评论
热度(598)

© karen. Swift.Grang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