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是我爱的人,我能够怪你什么

【妖猫传/空白】养猫

会有猫的QAQ

琉白:


Warning:半小时速打,短文,作者历史古文功底奇差,佛经内容是百度来的,文中人物不代表原著人物也不代表历史人物。切勿当真。


简介:空海养了一只小橘猫。







空海喜做三件事,修佛,证道,养猫。




前两件是白乐天知道的,后面那件他喜欢做的事,白乐天不知他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




空海什么时候有猫了??




白乐天如此想着,不自觉地开始啃润了墨的笔尖,在自己的脸上画了一道又一道的小|胡子。




宫里的人都崇佛,那些公主、大臣,有事没事就喜欢请两个僧人去谈佛礼,谈来谈去,没见那些人悟出个什么来。




“不过就是求个心安罢了。”空海这样跟白乐天说,“他们心中有愧,谈一谈佛,仿佛就能化解一些愧疚之情。”




白乐天那时候问:“哦,看来空海大师也没少去吧。”




“和惠果大师修佛,此事也在所难免。”




白乐天就笑:“你这好酒恋色的和尚,也能给人讲佛?该不是讲着讲着就去供奉伎乐天女去了吧?”白乐天促狭地望着空海,眼里还有隐隐的一丝醋意和小心。




空海伸手一捞,就将起居郎抱住,将人带上了榻,解了衣带,俯下|身去,舔|弄小郎君的喉结:“我虽好酒不贪杯,我恋色不纵|欲,我怎不能给人讲佛?”




“你就是……这般讲的?”白乐天被空海一双大手抚|弄得气喘吁吁,双眼迷离。




“没有,只对你这样讲佛。”




“你讲的什么佛?”




“同一体性自身金刚杵,住于莲华上而作敬爱事。”空海抬高了起居郎的双|腿,架在肩上,用力一送,“可懂了?”




“懂了懂了,臭和尚,你慢点……”白乐天不住地告饶。




空海才不管这些,兴致盎然处,还将起居郎托起来,以莲花座佛式将人一抬一放,起居郎一口咬在空海的脖子上,留下一个大红印子。




“乐天真是胡闹。”空海无奈地说,那金刚杵用力向上一捣,惊起一声轻呼,“惠果师父要是看见了,定教我一月不准出寺。”




“你,你不是有幻术吗?遮一下……哦不对,惠果大师也懂幻术,必能破你这不入流的……啊!”白乐天气喘吁吁,他用力抱紧了空海,声音猛地向上一拔,浑身脱力地软倒在空海臂弯中,“你这佛讲的,好费力啊。”




说完他自己都笑了起来,诗人的几分天真烂漫和癫狂蛮性显露无疑。




空海只是由着他这样,笑得一脸宠溺。




第二天空海和乐天照常整理好衣装,各自出门。




白乐天还担忧了几天,害怕空海被惠果大师责罚,但责罚的消息一直没听到,却听说空海拒了许多王公贵族的邀约,说是新得了一只小橘猫,可爱非常,但年岁不大,要日日照顾。




和尚都有猫了!!




还每天都能撸!




不行,我也要撸!




白乐天搁下了笔,换上一身黄色的起居服,兴致冲冲地跑出了门,路人侧目看着脸上画着无数条胡须的白乐天狂奔上山。




“和尚!!猫呢!!”白乐天咋咋呼呼把佛门翻了个遍。




在佛前敲木鱼的空海叹了口气。




“猫呢,你的小橘猫呢?”白乐天抬手就摸了上去,细长的手指伸进僧衣里,作乱了一番。




空海无奈地握住了白乐天细瘦的手腕:“乐天,佛前不可胡闹。”




“哦。”白乐天也察觉到了自己的放肆,赶紧端正了坐姿,在蒲团上拜了三拜,待他再想问,空海又闭上眼睛敲起木鱼念经来了。




白乐天气哼哼地站起来:“我去你居处找猫去!”




木鱼声未断,诵经声也未断,只是空海的嘴角泄露了不易察觉的微笑。




白乐天一路小跑,找到了空海的僧房,打扫空海僧房的扫地小僧把扫帚往白乐天面前一杵。




“你是什么人,敢闯空海师父的房间!!”扫地小僧横眉竖眼。




“我?长安无情无义无法无天的白乐天是也!”白乐天叉腰。




“呸,俗人!”扫地小僧掀起尘土,“走,走,休扰佛门清净。”




白乐天急的跳脚:“我来找猫的!!”




“哪里有猫?”




“空海的小橘猫。”




“倒是听说过,未曾见过。”小僧说的一本正经。




白乐天眼睛一转,有了一个很不好的猜测。




“空海!你又被妖猫魇住了——”白乐天的声音贯穿了整个青龙寺。




空海慢慢睁开眼睛,叹了一口气。




惠果大师在不远处看着他,眼角里都充斥着笑意,他肩上趴着一只黑色小奶猫,睡的正香。




惠果大师行走如风,步伐极稳,他走到空海面前,那只小奶猫都没有醒。




“师父。”空海双手合十。




惠果大师点了点头:“养猫不易,慎之慎之。”




“既已养了,又能如何?”空海挂上无奈的笑。




“听之任之宠之顺之,爱惜之。”惠果大师手指凑近了小黑猫的脸蛋,黑猫眼睛未睁,本能地伸出粉色的舌头舔|了舔。




空海放下了木槌,一串小碎步朝着白乐天的声音方向跑过去了。




白乐天一头扎到空海身上,握着他的双肩,神情焦急:“都是幻术,快醒过来!”




“什么幻术?我怎不知?”




“妖猫的幻术,让你以为自己有了猫,但其实你什么都没有。”




“所以呢,为了什么?”




白乐天没了词,他抓耳挠腮一拍脑袋:“让你日日沉迷撸猫,不可自拔,醒后才发现镜花水月一场空,痛彻心扉。”




空海内心已经笑得打滚了,可偏偏宝相威严,不动声色,白乐天越说越急,都快哭出来了。




空海不得不打断他:“乐天,我有猫,真的有。”




“猫在何处?”




空海引着白乐天去自己的僧房,白乐天在扫地小僧的注视下一路登堂入室。




“我这猫,脾气不太好。”




“猫儿脾气都不好。”




“性情有些古怪,遇上自己着迷的事,就舍生忘死。”




“倒是性情中猫。”




“平日时常发癫。”




“那可不好。”




“还喜欢逛胡玉楼。”




“还会嫖||妓?”




“一套衣服赎了当,当了赎。”




“猫还穿衣服,不是有毛吗?”白乐天疑惑地问,他问完忽然咬住舌头,眨了眨眼,脸上升起不自然的红霞,夺门欲出。




空海将人一把捞了回来,按在榻上,抚着白乐天被墨迹勾得像个花猫似的脸,促狭地笑:“哪里有毛,让我看看。我这小橘猫,喜欢胡闹,上次在我颈上抓了道红印,叫我好些日子没法出门,你说我该怎么罚它?”




“佛门清静之地……唔……”




烛火骤灭,声音渐消,偶尔传出两声黏|腻的轻哼。




像极了猫。





评论
热度(730)

© karen. Swift.Granger | Powered by LOFTER